• 2005年09月09日

    沐浴音乐的河流 - [余音绕梁]

    一切美的东西都令人心痛。比如一幅至美的画、一部难忘的书、一首古老的情歌、比如青春、爱情。
    音乐最美,也最残酷。对于音乐,我们一刻也无法真正拥有,当音乐之声袭来的同时,也便悄然逝去了。
    没有什么能比音乐那样深地触及灵魂,也没有什么能象音乐那样使我们忘却卑琐、接近崇高。在音乐里,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寻找自己,寻找那个躯体以外叫做精神的东西。当我们在音乐里同有点急躁的贝多芬、忧郁的肖斯塔科维奇、宁静的巴赫相遇时,我们便找到了那个渴望飘泊、渴望安慰、渴望完善的自我。
    钢琴灿烂的鸣响具有一种贵族气质,当手指在乳白色的琴鍵上跳动时,指尖下就流出了阳光的味道、流水的清凉、风中树叶的脆响。那黑白分明的键盘如同阶梯,引领我们通过天堂的门槛,体味那至纯的宁静与安祥。小提琴营造的是一种凄美的心境,就如圣桑《天鹅》马斯涅《沉思》,让人想到忍着巨痛跳舞的海的女儿。大提琴则似一个历尽沧桑的真正的男人在深沉地诉说往事,就如文学作品中的罗切斯特、桑提亚哥。萨克斯则是生活中抑郁的诗人,那种令人心颤的阴柔之美,极富情调,能幻化出黄昏醉人的落日、夜半冷寂的悬月,以及闪烁的霓虹灯、迷醉的酒吧。当长笛吹响时,就如打开了空灵、秀远的梦境,在幽冥的乐声里,会有风儿摇动树梢,有弦月如钩,有群鸟啁啾,也会有一个哀怨思情的年轻女子。我最爱的是吉他,这种很古老最大众化的弹拨乐器,六根细细的弦发出的温暖清新的声响,就是一片漾着涟漪的湖面、一段难以忘怀的情愫。
    音乐最能拨动我们内心那根琴弦。一首儿时的歌谣,一曲家乡小调,也能让远游的汉子无言落泪,生日之歌、婚礼进行曲、送葬的哀乐,记载着我们由生的灿烂归于死的恬静。而那些古老的情歌,则带着隔世的风尘走进我们的灵魂,在岁月的风中,我们依旧在等待那个千年的爱人。
    音乐有什么向我们流来,又有什么随之而去?那便是时光的屐迹。
    当夏末的一片叶子在枝头泛出一丝黄色,我便听到了秋天的音乐,秋天的叹息;当窗外觅食的麻雀,携带着雪花在枝间飞来飞去,我便看到了冬天正慵懒地偎在炉边,静待春天的长笛在风中吹响。
    可是,日间的喧嚣隐遁了春的声息,也使我们失去了倾听的耳朵。如果我们肯洗去心尘、守住本性,我们就能听到那天籁,她从我们的内心出发,与永恒融合为一。
    在这闷热潮湿的梅雨季节里,我会一如往常,临睡前把一张最爱听的唱片放进唱机里,怀着虔诚和憧憬去沐浴音乐的河流。
  • 2005年09月06日

    关于恩雅 - [余音绕梁]

      偶然,听到了恩雅的歌。从那以后,迷上了这种梦幻般的声音。
    聆听恩雅,是一种眩目的享受:悠扬的旋律,深邃的琴声,柔和的演唱,虽不是非常完美,但经过巧妙的结合之后,成为了个性化的音乐。
    这种天籁之音来自于大自然,原始,和谐,美丽,清新。浏览恩雅CD曲目时不难发现,所有的平凡的非人为的东西都成为了恩雅的主题:清晨脆亮的鸟鸣声,林间泉水的叮咚声,和风...
  • 2005年09月02日

    吉祥三宝 - [余音绕梁]

       小女儿问:“爸爸,太阳、月亮和星星是什么?”
      爸爸回答:“吉祥三宝。”
      小女儿问:“妈妈,绿叶、花朵和果实是什么?”
      妈妈回答:“吉祥三宝。”
      小女儿问:“爸爸,妈妈和我是什么?”
      爸爸:“吉祥三宝。”
      爸爸、妈妈、女儿:吉祥三宝,永远吉祥。
      
      这一首歌叫《吉祥三宝》,是一首用古老的蒙语唱出的歌。是一首形式鲜活、流行性很好的歌,一首可爱到让人一听就会惊艳的歌,具有那种超越语言、文化和年龄的魅力,让每一个渴望被感动的人得到他们梦寐以求的喜悦。


      前些日子,我在哪个博客里听到过,但当时因为听不懂蒙古语,没有引起重视。昨天,我在《小崔说事》里看到了对作曲者、演唱者布仁巴雅尔、乌日娜还有那个有着天真稚...

  • 2005年09月02日

    少女的祈祷 - [余音绕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