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4月28日

    胡言几句 - [余音绕梁]

          最近,在家有空的时候,就弹那把新琴,弹得累了,就听听吉他音乐,没有看书。一如我以前一个人住宿舍的时候,尽情地抚弄自己心爱的情人,是快乐的吧?呵呵!

     

        晚上回家,在楼梯上总能听见唰唰的麻将之声。有...
  •     又多了个最爱的情人,是个荷兰和西班牙的混血儿:名字叫Vowinkel 2a。

        她简直就是漂亮的亚麻色头发的少女。上周六迎进家门的。是一把价值2万多元的纯手工制作的琴。今天先发一下图片(由perter兄摄),以后再发弹奏的感觉。
  •  

     
  • 2007年01月06日

    郎朗的钢琴音乐会 - [余音绕梁]

     

    1226日,天天宝贝去听了郎朗在上海大剧院的钢琴音乐会。那天,天天正在中小学生劳动初中基地里集训,我和猫咪特地开车去接他回城,然后坐钢琴协会的大巴去上海。

     

    http://www.tlai.com.cn/userfiles/Image/langla.jpg音乐会是晚上7点半开始,一直到十一点,天天才回来。我和猫咪去接他,问他听得怎么样?他说:郎朗演奏得真是没话说,就是听不太懂。他不高兴地告诉我们,李安导演也在现场,最后献花,让他看到了。

     

    天天学了好多年钢琴了,这次让他去听郎朗的音乐会,让他接受一次钢琴音乐的熏陶。他说听不懂,因为郎朗的的曲目大多很深奥。

     

    说真的,俺也想去听一下的,但是票子都安排给了琴童们,没有去成。

     

    关于演出的曲目引用上海大剧院网站上的一篇文章:

     

                             因为安静,郎朗正走向成熟》

     

        端坐在琴凳上的郎朗,整个坐姿都与去年有些不同,动作较之以前的激情洋溢也收敛了很多,但听众捕捉到的每一个音符都在跟着他走,他表现的每一个音符都加入了新鲜活泼的意味,把莫扎特弹得相对时尚是国际化的标志,古典的莫扎特在郎朗的指间“作”出了新意,而非特别刻意的古典。《莫扎特降B大调钢琴协奏曲》的古典开场白以三个乐章组成,尽管告示板上明确地用中文写着“乐章之间请勿鼓掌”,但是当处于第一乐章《快板》与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间隙时,现场的掌声在略略迟疑了一下之后,仍旧兀自响起来。

        第二支曲子郎朗选择了浪漫主义作曲家舒曼的《C大调幻想曲,作品17号》。舒曼热情敏感而略带神经质的特点在这首曲子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因而对每一位选择这首曲子来作为现场演奏的钢琴家来说都是一种考验。作品不讲求逻辑,纯粹依靠感觉,声音的变化同一个乐句中有三四种,万千的意象捏在一起变化无穷。作品分成三个部分,第二部分的热烈在第三部分转成了安静、温柔,仿佛在轻轻诉说,然而又欲说还休,渐渐激昂,像压抑的情绪寻找出口,时不时地做着小小的迸发,却又再度平复沉郁,结尾在渐行渐缓的寂静中。

        琴声将台上的郎朗与现实世界隔离开来。他在安静、平缓的曲子中弹出了原来激情昂扬、行动夸张中没有表现出的美。音乐写在郎朗的脸上,他的肢体也在表现他对音乐内涵的领悟。乐评人李言欢评价郎朗“因为安静,他越来越走向成熟了”。

        下半场开始,郎朗如约自己报幕接下来演奏的五首中国曲子———《平湖秋月》、《春舞》、《牧童短笛》、《彩云追月》、《翻身的日子》。作为一位享誉世界的青年钢琴家而言,致力于推广中国乐曲也是郎朗一直的追求。

        行云流水般的音符从郎朗的指尖淌出,他丰富的表情依然与乐曲相融合,他还是沉浸在那个钢琴的世界中,无论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那都是他的世界。

        当演出进入加演部分,第三首曲子是电影《面纱》的配乐,著名导演李安同《面纱》作曲亚历山大也来到了现场,现场气氛进入了高潮。

     

    源文档 <http://www.shgtheatre.com/news/readnews.asp?article_id=495>

  • 2006年11月22日

    阿美莉亚的遗言 - [余音绕梁]

     

        这是一首古典吉他曲,这是一首我非常喜欢听的古典吉他曲。

     

        我最早听到这首曲子的录音是在十几年前,是在电台的节目中录下来的。那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直播放陈志先生的《古典吉他讲座》,我在听讲座的时候,欣赏到了这首曲子的录音,当时就被吸引住了。后来,我自己也会弹这支曲子了。

     

        这首曲子是由西班牙吉他演奏家、作曲家柳贝特的名曲,被列入古典吉他十大名曲之一。音乐是根据西班牙的一个民间传说而写成的。我每次听这首曲子,总是对这个充满凄婉的故事感动不已:年轻的阿美莉亚爱上了一个小伙子,而她那已经成为寡妇的母亲也爱上了这个聪明帅气的小伙子,为了得到这个年轻人,恶毒的母亲终于新手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个故事道明了人性的一些自私、兽性的弱点。(文\威尼斯男人

  • 2006年11月12日

    知音聚会 - [余音绕梁]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249044.6532.jpg 

        在我的心中,总有一个吉他情结。二十年前,我在南京上学的时候,开始学吉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我弹琴少了,甚至有十多年的时间基本上没有再弹,可是我一直喜欢听古典吉他唱片,听了一张又一张,总也听不够。我刻录了很多的吉他唱片,放在汽车里听,让优美的吉他音乐伴随着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249076.5844.jpg我的旅程,心情会轻松,不会觉得累了。

     

        杨雪菲说过:吉他就象一个男人一样,弹奏的时候需要把琴整个地怀抱于胸前,直接用指肚和指甲发声,所以六弦琴的声音很优美,又很亲切。 上个月,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虽然我的琴技已经大不如从前,但我还是在师生联谊会上,弹了一曲《爱的罗曼斯》,我觉得用吉他音乐给同学们、老师们祝福是最适当不过的了。

     

        今天中午,好朋友zg请我们吃饭,聚一聚。饭后到他家里,每人都弹上几曲,怀念以前的时光。猫咪还找出了十多年前的照片,那些年轻时的照片,在多年以后再看,感觉真是很不同的。照片上的每个人现在都稍稍地胖了,再也没有照片上的人那样意气风发,那时的单身汉,现在都拖家带口了。

     

        遗憾的是,过去的一些保留曲目,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已经无法再从头到尾完整地弹下来了。只有几首最经典的,还能象模象样地弹完。zg找出了一些曲谱,我们还在吉他的伴奏下,唱起了几首流行歌曲。我是最不擅长唱歌的,而且弹古典吉他的人一般都不会唱歌的,但是,今天让吉他勾起了过去的往事,很高兴,忍不住放开了难听的鸭嗓子唱了起来。在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歌声里,我们仿佛回到了从前。

     

        记得《吕氏春秋.本味篇》载: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泰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少时而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鼓琴,洋洋乎若流水”钟子期死,伯牙摔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高山流水》这曲也是出自于这个典故,伯牙原姓俞,名瑞,伯牙是他的字,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郢都(今湖北荆州)人,后在晋国当大夫,在一次回乡途经汉水,鼓琴时遇到钟子期,结为兄弟,并约定来年中秋再见,不料,第二年,伯牙赴约时,子期已病故。伯牙于坟前祭拜后,摔琴以谢子期知音之情。而我们一样,都是因为有着共同的吉他情结而成为朋友。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永恒的话题就是吉他,以及和吉他有关的人或事。

     

        一个下午玩得高兴,这三位知音欲罢不能,晚上,又去百岁鱼吃火锅。几家人围坐一起,喝啤酒,聊往事,成就了一次难忘的知音聚会。(文\威尼斯男人)

  • 2006年05月12日

    乌兰巴托的夜晚 - [余音绕梁]

     

    穿越旷野的风啊,慢些走,我用沉默告诉你,我醉了酒,

    漂向远方的云啊,慢些走,我用奔跑告诉你,我不回头,

    乌兰巴托的夜啊,那么静,那么静,连风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乌兰巴托的夜啊,那么静,那么静,连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游荡异乡的人啊,在哪里,我的肚子开始痛,你可知道,

    穿越火焰的鸟儿啊,不要走,你知今夜疯掉的,不止一个人,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连风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乌兰巴托的夜啊,那么静,那么静,连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乌兰巴托的夜啊,那么静,那么静,连风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乌兰巴托的夜啊啊,那么静,那么静,连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对流行歌曲一直听得不多,特别是现在的流行歌曲,能唱上一年的已经很少了,我所知道的流行歌曲,大多是在公共场所、电视里或者别人的歌声里所熟悉的。几个月前,我看贾樟柯《世界》,里面的插曲《乌兰巴托的夜晚》,却似在一个男人心底里冒出来的一样,给我很深的印象。这段时间一直放在电脑桌面上,有空就听听,越听越有味道。我听歌,最不喜欢的就是节奏十分强烈的,这首歌却很适合我的口味,好听。(文\威尼斯男人)

  •  

        我一直喜欢收藏古典吉他CD,多年前,当我每个月工资才一二百元的时候,我就在上海音乐书店里买100多元一张的原版CD了。时间长了,积累的CD多了,如果一张张地介绍,介绍一年恐怕还介绍不完。今天,先来说说谭盾的这张吉他协奏曲《易》

    http://img.fotoblog.cn/photos/200604/8F6783843BE4802F6BD5DF54AD38CD78.jpg 

        说起谭盾,谁都知道他的大名。我最早对他的印象是在电影院里看《末代皇帝》。其实电影对我没有什么更深的印象,但电影配乐却深深地吸引了我。一把二胡奏出的简短的旋律,配以鲜明的探戈节奏,在十多年前能听到这样清新别致的音乐,真是新奇到顶了。还有电影《卧虎藏龙》《英雄》等都是他配的乐,其中《卧虎藏龙》还获得了奥斯卡奖,所以后来,我曾买了NAXOS品牌的电影配乐专辑CD

     

        话题扯得远了点,现在回到他的《易》上来。

     

        CD的介绍,谭盾的吉他协奏曲《易经三部曲之二》(Yi2)是1996年受位于西南德国广播电台的委托,为Donaueschingen艺术节创作、并在该艺术节上由伊斯宾和洛沙·扎格洛塞克(Lothar Zagrosek)指挥的法国国家交响乐团合作进行世界首演。这部协奏曲是易经三部曲的最后一部,Yi0是管弦乐作品,Yi1是大提琴协奏曲,Yi2则是这首吉他协奏曲。

     

    http://ent.sina.com.cn/m/f/28-3-37614_a6.jpg     因为这首曲子本来是为琵琶而作的,听上去和一般的古典吉他曲很不一样。在较长的吉他独奏乐段中,管弦乐为独奏者的即兴创作提供了适当的烘托:“最好的音乐同时也应该是理想的即兴演奏。所谓‘即兴’并非恣意,而是自由的创作,同时它必须给听众以‘非此不可,别无他选’的印象。只有在音乐中才能实现这种自然性与逻辑性的高度结合。”演奏者伊斯宾认为谭盾将吉他与琵琶这两种非常不同的乐器进行融合,同时也将西班牙文化和中国文化交织在一起。(琵琶属于旋律性的东方弹拨乐器,而吉他则是更偏重于和声的西方乐器)。此曲中伊斯宾大量使用了琵琶的轮指和装饰音,东方韵味十足,同时在第一乐章起始处应和着指挥的击掌进行扫弦和敲板,加入了少量弗拉门哥风格,甚至垂直拉弦打击品丝配合揉弦和大幅度滑音来模仿筝的音响。生长于湖南思茅地区的谭盾儿时曾居住在“白山”,那里每天几乎都进行50来场葬礼,而Yi2便是取材于这种“白喜”的葬礼音乐,吉他与管弦乐表现了这种丧葬场面和情绪。

     

        有时候,听这款CD,能感觉出吉他清丽的声音,能够参透人心。我喜欢弹吉他,所以更喜欢聆听如此的吉他音乐。但我舍不得把原版CD放在汽车里听,只能刻录了一张CD,这样音乐就可以伴我四方了。(文、威尼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