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1月23日

    化雪时的胡乱书写 - [信手涂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101363266.html

     

    沉在水里这么久,有一大阵子没有露头,实在是象春运的火车一样忙得有点儿失去了方向。那天,在挂职的璜泾傎,和镇上的人一起去村里办事,快到吃饭的时候,村主任看着窗外,一边递烟,一边笑着说,这雪还真下大了!我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想起刚才大家在一起起劲地聊着工作,倒是真没注意这屋外的雪,果然,比早上我去镇上的时候下得猛多了,屋顶上、地上、树梢上已经悄悄然地变白了。气温不是很低,屋里头暖洋洋的,“雪会不会一下子就化去啊?”就在吃饭前,我的脑子里却闪过这个问号。

     

    就在我端坐着,专注地观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时候,新年到来了。可是我对此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沉浸在繁琐的事务中,已经让我没有了倾心感受新年的机会和心情了,所以当电视屏幕里传来的维也纳音符,带来新年的点点意境时,我觉得这已经给足了我新年的气氛了,是啊,很少会让我觉得那音符是那么纯、那么清的,这会不会、也许就是这个新年将带给我这样的感觉?在一丝苦笑之后,我依然得埋头于那琐碎,依然会在日复一日忙乱之中好象迷失一般地找不着自我,新年带给我的那份清纯的温暖与情致就这样悄悄地遁去了。只是这雪,直到今天还在化,这是我对于新年的唯一的不远的记忆的现实所在。

     

    很在意忙碌之后的那份闲暇,比如我一定会如此安排的:看几部好的电影--其实就是自己看了还愿意接着看下去的,读读新年里的那几本新杂志,看看科教频道的节目,虽然是胡乱地安排的、胡乱地观看的、感觉更是胡乱的,但至少这是我闲情逸致的所在。我便常常在这样的安排里享受忙乱之后的宁静,这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静下来的,是属于我自己的,完完全全的。(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鸡尾的一桩喜事 2006年01月23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