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4月06日

    清明忆姑妈 - [似水流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115261517.html

     

    到了午夜,才抬起头,揉揉眼睛,捶捶腰背,因为马上要有一个大型活动,最近一直加班,今晚也是,完成了两个材料,觉得真是累。好在已经习惯了。

     

    又到了清明节。

     

    中午去了姑妈家。其实,和善一辈子,和我们亲了一辈子的姑妈已经不在了,过了半年,姑父也随她而去了。那是前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接到表姐的电话,说姑妈快不行了,让我们赶紧过去见最后一面,因为正有事,不能马上赶去,等完了事,再去乡下接出父母赶去的时候,在门外我就听到了哭声,姑妈已经永远闭上眼睛,离开我们了,永远地。而我们连最后一眼也没有看上。

     

    自成年以后,我几乎没有流过泪,从来就没有这么伤心过。我进到屋里的时候,很多人都围着姑妈躺的那张床,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流泪,是因为念及姑妈于我们的好,世界上再没有对我们如此好的姑妈了。那晚,我真的很伤心。

     

    我曾经在一篇日志里记述过姑妈和姑父。那是多少年来记忆里的点点滴滴。记那篇日志的时候,姑妈已经瘫倒在床上,不能自理,而且一躺就是五年多。每次去探望她老人家的时候,总是很心酸。没有什么事情能比一个最亲近的人最和善的人却在晚年遭受如此折磨不能善终更让人心酸的了。

     

    表姐告诉我们,姑妈临终前说:她一辈子对她的这几个侄子好,她死后让我们给她做一个道场。我是从来就不相信道士们的给死人表演的什么道场的。可是,那次,我答应了。我们兄弟几个,一夜没睡,完全按照道士们的安排,给姑妈做了一个道场。就象还一个心愿一样,我们希望姑妈在那个世界里,能感觉到我们对她的怀念。如果真的能这样,我真的宁可相信道场,相信我一向反对和觉得滑稽的道场法事之类是有用的,死去的亲人是可以籍此得到安慰的。

     

    姑妈走了半年,姑妈也走了,带走了我们对他们二老的怀念。

     

    参加完姑妈的葬礼,我曾经想好好地写一篇祭文的,却一直没有写成。姑父走的时候,也曾如此想过,还是没有动笔。今天是清明节,表姐将他们二老的新清明放在一起,中午,我们在他们的灵前,恭恭敬敬地叩头。本来,我想随大家一起去送二老的骨灰盒去公墓的,因为要加班,没有成行,妻猫咪代我去了。我不知道,如果二老地下有知,会不会怪我啊?我竟连这最后的一程也没有去送行啊。

     

    清明,记记姑妈,忆忆姑父。每当此时,我们一定会怀念。(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