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9月11日

    老齐其人其菜 - [信手涂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1427176.html

      老齐,东北人也,俺家猫咪同学的先生。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但关于他的话题在俺家里却在到处传颂,特别是在餐桌上。
      都说东北男人是老爷,平时是不干家务的,连洗脚水都是由婆娘端来的,只有上海男人才最会做家务。但这种想法却在两个东北男人面前灰飞烟灭,一个是俺单位的东北人活雷锋,一个就是老齐。俺曾经和同事们去过活雷锋家里吃饭,从凉菜到炒菜全部由活雷锋一手操持,做的是一桌还算地道的东北菜,俺们吃的津津有味。后来,才知道,活雷锋是个会做家务的东北人。
      有一次,猫咪从老齐那里学了一道东北菜,大概是老虎菜一类的凉拌菜。原料是粉丝、肉丝、蒜泥、香菜、辣椒,切细了加醋、糖凉拌,吃起来酸甜苦辣,几乎样样味全有,都是生的,还有些辛辣,俺是当场当作下酒菜,不想天天宝贝也欲罢不能。后来,猫咪又连着做了好几次,每次都吃得有滋有味,成了俺家的拿手菜了。这道菜伴着我们整个夏天。
      还有一次,猫咪拿回来的是一种面,满满地装满了一食盒。这又是老齐的手艺,把包菜、肉丝、豆芽和着圆面一起炒的,不知道这叫不叫东北炒面,味道和俺经常吃的本地炒面不同,俺们本来就喜欢吃面食,面对这盒别具风味的面,俺和天天狼吞虎咽了一番。一天,吃过了晚饭,猫咪同学打电话来让去拿这种面,俺就对猫咪说:“早点打电话来,俺们就可以当晚饭了。”
      更绝的是老齐做的面饺。是用韭菜和肉末作馅包成的饺子,比普通饺子大得多,再煎熟。外表浅黄,咬上一口,韭菜的辛辣、面皮的松软,味道独特。第二天,还剩下几个,全当了早饭了。
      前几天,猫咪又拿回来一瓶腊菜,当然也是老齐做的。把包菜、萝卜、黄瓜和着辣酱凉拌成的,很合俺的口味,据说本来应该是用白菜的,但现在的白菜不白且是黄色的,不想用包菜做的腊菜,脆脆的,嚼着更有劲,特别适合下酒。
      老齐是个日语翻译,他家兄妹几个,有北大、厦门大学的教授,一派文人气息,不知这作菜的手艺是哪里学来的?猫咪对俺说:你看看人家老齐。每每这时,俺就无话可说了。

      其实,好几年前,俺就吃过东北菜,虽然东北菜在几大菜系中排不上号,但并不影响人们的接受程度,在我们这个不大的城市里,经营东北菜的餐馆有声有色,有些名气的也随口能叫出几个,顺天府、玉蜻蜓,每次去总是点小鸡炖红蘑、白菜川白肉,还有东北乱炖。
      菜如其人,东北菜很有几分东北人的特点,粗犷豪放,不拘一格。菜量大,颇有“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架势,价格又不贵,就着东北的高粱酒,来一次地道的东北宴席,是种享受。吃多了,俺也明白,到东北菜馆如果不点菌类和菇类菜,那就太外行了,东北深山采的菌菇类,天然绿色,营养丰富,而且用肉炖出来后口味浓重,引人食欲,值得留点肚子尝尝的。
      现在,俺们盼的就是什么时候,猫咪同学再打电话来,让猫咪去拿老齐做的菜了。(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桑椹儿 2005年09月11日

    评论

  • 恭喜乔迁贺喜乔迁!啊,这新房子不错不错(我脸红扑扑、搓着手说)
  • 哇。。东北菜。。俺也想吃闹。。。欢迎不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