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9月12日

    赛珍珠和她的《大地》三部曲 - [书里书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1430965.html

    昨晚看电视,在cctv10“人物”中看到介绍赛珍珠的节目,很有些想法,只是对赛珍珠不太熟悉,没有读过她的作品,包括《大地》,只是知道她的名字罢了。以前,俺曾看过罗燕根据赛珍珠的小说《侯风亭》改编的电影《庭院里的女人》。今天在网上找了一下,找到了以下一篇,特此帖上。(6月25日)
    
     赛珍珠和她的《大地》三部曲
    
    谈到赛珍珠(Pearl Buck,1892—1973),人们立刻会想到她是一位通俗作家,认为她的作品缺乏文学价值,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金常常被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有时出 现偏颇的例证,而且她还曾被指责是个反共的反动作家。那么,为什么要翻译出版她的作品呢?从出版角度考虑,既然准备出所有获诺贝尔文学奖金的作家的作品, 自然不应该把赛珍珠排斥在外,因为谁也不能否认她在一九三八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金。毋庸讳言,如何看待通俗文学过去和现在一直都存在着争论,我无意去评论各种不同的意见,这里只想结合国外一些文学批评理论谈谈对赛珍珠及其作品的个人看法。
    赛珍珠的作品,尤其是《大地》三部曲,仍然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那么究竟如何来看待她的作品呢?《大地》出版以后确实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正因为如此,“因其对中国农民生活的丰富而真实的史诗般描写,因其杰出的传记作品”,一九三八年赛珍珠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当时,在广大西方人眼里,尤其在美国人眼里,中国是个既有悠久文化历史而又软弱落后的神秘国度。他们想了解中国,对中国充满兴趣,赛珍珠的作品风靡一 时,这完全可以理解。而在这种意义上说,《大地》仍然起着沟通两国文化的作用,仍 然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当前,美国文学界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东方文化,固然这其中有各种各样的因素,然而谁又能断然说《大地》没有起一点作用呢?也许他本人没 有读这部作品,但同他谈论中国的人未必没有受过《大地》的影响。
    对赛珍珠本人的评价,我想也应该采取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赛珍珠最初到中国来,是因为她出生于一个传教士的家庭;后来她在中国教书,是 作为教会派出的教员。因此她在中国既是一种思想文化侵略的工具,又在一定程度上传播了文化知识。在外国人中间,她是比较接近基层大众的一位,目睹中国的现 状,她不能不或多或少地接受着一些影响。她在许多地方发表过同情中国的看法。她说,“我已经学会了热爱那里的农民,他们如此勇敢,如此勤劳。如此乐观而不 依赖别人的帮助。长久以来我就决定为他们讲话……”她接触过中国的农民,也接触过国民党的要员,因此在这样一个人物身上必然充满种种矛盾。从人道主义出发,她对中 国农民有同情心;目睹国民党政府的腐败,对蒋介石不抗日的政策表示不满。但她的资产阶级本质决定她对中国革命的敌对态度,她接受资产阶级和国民党的宣传, 对共产主义充满了仇恨和恐惧。然而,她自幼生长在中国,后来又长期在中国生活,因而又对中国有一种感情上的偏爱。这种复杂的矛盾心理,不可能不在她的作品 中流露出来。当人道主义占上风时,她的作品可能写得好些;而当她的反共心理占上风时,她可能为了政治目的而有意进行歪曲。应该说,她早期的作品较有人情 味,而后期关于中国的作品大多数不够真实,有些进行了恶意的歪曲。
    赛珍珠的极端反共开始于麦卡锡主义时期。对于她的这种变化,也应该历史地加以分析。赛珍珠最初认为:“美国支持台湾是一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中国大陆不论是不是共产主义,仍 是中国亿万人民的故乡;如果美国反对它只能使事情恶化。”但一九四八年六月八日,加利福尼亚萨克拉门图几家报纸同时登载的红色危险人物名单上列出了赛珍珠 的名字,在这种形势下,她迅速以带刺的语气作了回答:“我不仅要否认现在和过去我对共产主义有过同情,而且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我都反对共产主义。”这既反映了她的反共立场,同时也反映了她对麦卡锡主义的不满。随着东西方阵营的形成和冷战对峙的加剧,加上美国对中国的封锁政策,赛珍珠的反共立场和对新中国的敌视日益明显,而且在有些言论中公开对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进行歪曲,对中国的领导人进行攻击。这里既有政治形势的逼迫,两国互相敌对造成的误解,同时也有赛珍珠自己资产阶级的本质问题。
    随着中美关系的解冻,赛珍珠又表现出对中国的热情,自幼在中国长大的感情偏爱又萌发出来。一九七二年,尼克松宣布访华以后,她积极准备到中国访问。几乎做好了一切访华的准备。可以想象,在当时的情况下她的申请不可能获准。她受到很大的刺激和打击。不久她得了病,于一九七三年三月六日逝世。她一八九二年生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 的希尔斯保罗,幼年长在中国,后来在科特西·兰道夫——莫肯女子学院完成大学教育,此后又到中国,前后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尼克松在她死后的悼词中称她 是“一座沟通东西方文明的人桥……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一位敏感而富于同情心的人”。
    从赛珍珠的一生看,她的思想前后并不一致,因此研究她的美国传记作家诺拉·斯特林称她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女人。当她写《大地》三部曲时,应该说人道主义 基本上占主导地位,因此作品总的基调比较真实;而那些不真实的地方,主要还是出于对生活了解不够和认识上的偏颇。从新历史主义的观点看,这部作品并不是毫 无价值,我们无须因她后来反共而彻底否定。她仍然因这部作品而成为有世界影响的作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数字表明,这部作品是被翻译最多的文学作品之 一,已经有六十多个国家翻译出版。
    原作者:王逢振(一九八六年十月 于美国加州大学厄湾寓所)
    注:该文为赛珍珠《大地》三部曲中译本(漓江出版社,1989年)的《译本前言》。
     来源:《赛珍珠评论集》 主编 郭英剑  漓江出版社1999年出版(原文地址:http://www.pearlsbcn.org/c/list.asp?articleid=214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永远的阿兰胡埃斯 2005年09月12日
    夏天最后一朵玫瑰 2005年0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