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7月29日

    《西厢记》:古典与现代之爱情 - [信手涂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26262969.html

     

    常听人感叹古典爱情的飘失,我总喜欢淡淡一笑。 

    古典爱情是一种审美一种感觉一种心灵的触动,是青油孤灯下泛黄的文字,是孟姜女哭倒长城的眼泪,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饮鸠而亡的同心,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同穴化蝶的起舞,是哭瞎双眼的二泉映月,是简爱远隔千里的呼唤,是王宝川寒窑无望的等候。它在审美中透出美丽在欣赏中产生感动。 

    张生功名未遂书剑飘零游于四方,普救寺巧遇针指女工诗词书算无不能者的莺莺小姐,一见钟情,仿佛观音现见,正撞上五百年前风流孽缘。莺莺小姐临去秋波一转,立刻攫取了张生炙热的目光,莺莺也不嗔不喜仪态万方,没了蔑视和尚充满肉欲目光时的夺路而逃。《西厢记》通过听琴”“解围”“跳墙”“偷情”“梦随”“大团圆来完成了旷男怨女的爱情绝唱。但是,在许多平庸充满肉欲的目光里,这一切同如今的偶尔相遇瞬间调情闪电般上床有何区别? 

    落雁王昭君不屑用银两去贿赂宫廷画师,天仙淹没为寻常胭脂,恰大汉王朝需女子充做公主与匈奴联姻,李代桃僵西出阳关,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权力的导演下,做了一场销色撕魂的动人游戏。欢送的仪式上,元帝见其姿色绝世艳压后宫,不由心旌摇荡后悔不已。不管人们在民族联姻的外套下,将这段古典的爱情渲染加工的何等美妙,但一位大汉的弱女子注定要在听不懂别人话语的环境中凄凉的度过一生。 

    红酥手,黄藤酒的《钗头凤》,与其说是一曲凄婉的爱情故事,不如说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负情的写照。陆游这个参与了平乱的汉子,在孝和情的抉择中,因为母亲的不喜欢,用一张休书就轻松断送了唐婉的幸福,使红袖添香倾囊相助的一切瞬间成为云烟。多少年来,人们都在欣赏诗词意境的优美中成就了词人的名声,但谁又去想过就是这个男人的无情和怯弱导演了一个女子被休后生不如死的无奈? 

    古典爱情的男女无不经过身心的煎熬和情感的折磨,他们在等待思念体谅包涵中完成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升华。如今,人们在闪电喧闹肉欲中去寻找心动的感觉和灵魂的震撼,实属黄粱美梦水中捞月。如果说男权社会,权力夫权使女性成为附属,那么商品社会,美却被铜臭任意的撕扯,有的女性自甘堕落,把美和感情恣意的践踏,使肉体的享受与灵魂的交融分离,让古典的爱情与我们越来越远。美需要欣赏需要审美,我不知道充满色欲的人如何去欣赏美妙爱情,他们是否能够区分人的爱情与畜生发情的异同? 

    当代人创造了当代的爱情观,我们不必去刻意仿古。我们只有在舞台上释演好自己的角色,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或欢笑或悲壮,有滋有味地演下去并力争演好。铭心的爱情是婚姻的基石,它像一种自酿的酒在过家处日子的平凡中,散发出诱人醇香的气息,让默契的男女陶醉。

    于是,古典爱情只能是一种审美一种古典的装饰,当代爱情也可能成为泛黄的线装书成为经典的爱情,但这需要审美的人来演义审美的笔来书写。

     (注:这是一篇俺n年前发在一个论坛的旧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读《追求与超越》 2006年07月29日

    评论

  • 美文
  • 我又跑到前辈这边成长了。
  • 我知道你
    其实古典的爱情
    到底还是爱情
  • 又是一篇好文
    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