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06月05日

    《陆犯焉识》:把爱镌刻进生命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271648356.html

    把爱镌刻进生命里

      文/杨雅莲

      对于诸多作品中的这部《陆犯焉识》,我想严歌苓应当是有些偏爱的。近年来,严歌苓一直萦怀于对自身家族史特别是对其祖父人生遭际和精神世界的探寻。知识分子陆焉识的原型,就是严歌苓的祖父。为写好这个角色,严歌苓进行了长达20多年的思考,做足了功课。

      在《一个女人的史诗》《小姨多鹤》《金陵十三钗》《铁梨花》等作品中,严歌苓塑造了一系列女性形象,而《陆犯焉识》则以男性作为主人公。另外,本书文字格外凝练,呈现出较高的艺术水准。“通过《陆犯焉识》的写作,严歌苓再次带领我们返回到20世纪的历史现场,去感受那一段艰苦却丰饶的历史与爱情。那些爱情里,有我们祖辈父辈的身影;那段历史里,有文人的坚持与守望;那些交织而成的人生里,有我们对人性的思考与回味。”

      在《陆犯焉识》中,严歌苓格外注重探寻知识分子的精神追求与自由。对于陆焉识来说,他人生中绝大部分岁月是不自由的。他迎娶冯婉喻是因为继母包办,就是因为连爱的机会都被掐灭,婚后陆焉识对冯婉喻正眼都不看,甚至把她看做束缚他的“帮凶”。在她还没来得及小心翼翼讨好陆焉识的时候,他便去了国外留学。而他在她的眼里,却是作为神一样的存在与膜拜,即使他被捕被改造,她几十年一直为他倾倒。陆焉识的爱,却迟了很长时间。当被流放到西北大荒漠时,陆焉识渐渐领悟到他是爱冯婉喻的。那些庸常平淡的过去,原来是那么的安稳美好。所以,当他千辛万苦逃出来后,只是想告诉冯婉喻他是爱她的。陆焉识最终被释放,两个人团聚后,冯婉喻已经失忆,但这段时光对两人来说却是格外的温情,也是整本书中的一抹暖色。冯婉喻去世后,当儿子和女婿谁都不希望陆焉识住在家中、互相推诿时,陆焉识意识到自己是多余的,决定回到曾经流放他的大草原去,因为那里大得随处都是自由。

      造化真是弄人,陆焉识有着无比高超的记忆力,甚至可以在心中默默地书写、修改、润色几十万字的回忆录、书信、随笔,等多年后再誊写到稿纸上。而苦苦等待他归来的冯婉喻却在他回家之前突然失忆,她连丈夫的模样都已经不记得。冯婉喻的失忆,似乎一定程度上喻意着熬过来挺过来之后,对苦难选择淡忘,这是特殊岁月里生命所能达到的高度。就像严歌苓所说:“一个人经历过苦难后,会持一种不计较的态度。如果依然计较,那就是还没有经受完苦难,还没有把苦难看穿。当他了断并且释怀后,一定是想温暖地生活下去。”在书中,叙事者是陆焉识的孙女陆学锋,或许本身即是一种释怀。当隔一段时间对那段历史凝望时,讲述就变得“冷静与幽默同行,温情与练达并重”。

      在严歌苓眼里,《陆犯焉识》是一部抗拍性非常强的小说。当张艺谋表达希望改编成电影时,严歌苓大吃一惊。电影对原著进行了较大幅度的改动,仅改编了结尾处内容。电影里提到的女儿出卖陆焉识、冯婉喻将女儿赶出家门、陆焉识为冯婉喻念信等桥段,原著里均未涉及。但严歌苓依然认为电影折射出了小说的精神光芒,可谓“一滴水见太阳”。只从庞大的故事中截取结尾改编,似乎一定程度上恰恰表明了作品的抗拍性。不管是原著还是电影,陆焉识与冯婉喻的感情,他们对待苦难的态度,都格外打动人心。他们是如此深爱着对方,即使认不出来又怎样,彼此早已深深镌刻进对方生命里。以及,历经磨难后,好好活下去才是最为重要的。(转自新浪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