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10月10日

    喝茶那点事 - [信手涂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48092218.html

     

    近几日,在网上读到早些年袁鹰选编的《清风集》,都是文人骚客谈茶的文章,读来颇为引人入胜。禁不住也凑个热闹,谈谈喝茶那点事。

     

    初中的时候,课本上有唐代白居易《琵琶行》,里面有“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一句,这买的茶出之何地,大约无从考证了吧。但那时,就知道中国人都喜欢喝茶。林语堂说过:中国人只要一把茶壶在手,到哪里都是快乐的。我们大都喝的是绿茶,比较有名的是毛尖、黄山毛峰、松萝等等。小时候,看见做老师的父亲总是喜欢喝茶,记得大年初一,妈妈总会为家里每一个人沏上一杯茶,喝着热腾腾的绿茶,配上各种甜甜的点心,很是舒坦。清冽的绿茶配甜腻的点心,茶香和着甜香,更有有滋有味的了。

     

    平日里特别是夏天,家里的大绿茶缸里总泡着茶。这是一种我们叫做荆芥的茶,清心凉爽,一般是凉了再喝的,后来,我知道这种茶也就我们老家这一带喝,别地是没有的,跟外地人讲起,他们总是一头雾水的。记得那时候,一放学就端起茶缸牛饮,暑热顿消。那时候,条件不是太好,喝的茶实在是普通而又普通的绿茶,偶尔也喝红茶。

     

    近来,好友每年新茶上市时会带一些黄山毛峰一类的茶给我。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泡上一杯青翠可人的绿茶,只有喝了一口茶后,才安定下来开始一天的工作。往往一天要泡两杯茶才算过瘾。也有一次冬天收到一罐红茶,那温和醇厚的滋味,温暖了我整个冬天。

     

    几年前到厦门,逛街时发现满大街的铁观音,家家户户泡功夫茶。我很欣赏这种喝茶方式,慢生活,很悠闲。铁观音有兰花的幽香,而绿茶微苦,香气高爽,不易觉察回味,相比起来,各有特色。那次回家前,买了几大包铁观音,于是又喜欢上了喝铁观音,还买了两套功夫茶具,楼上楼下各置一套,凡有亲朋好友来,就泡功夫茶,喝铁观音,边聊天谈山海之经,热气茶香、欢声笑语,不亦乐乎。

     

    我觉得佛教和茶应有些相似之处,茶树是喜阴植物,“茶宜高山之阴,而喜日阳之早”,颇有几分暮鼓晨钟的雅韵。自古以来名茶与名山大川有着不解之缘,而悟道也是要在深山里会更加透彻吧。一片一片小小的茶叶,通过毫无滋味的白开水,却能不露痕迹的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茶叶轻轻的,谈不上有什么力量,可是嗜茶之人,没了茶汤的滋润,便觉浑身无力。而喝茶的过程,静静地通过眼耳鼻舌身意,散发着浓浓的禅意,所谓茶可清心。

     

    唐朝的卢全,写过一首咏新茶的诗,诗云:“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轻,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觉得最后一句尤妙,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是这种感觉。内心平静了,自然能感觉到风的穿梭回旋。不过吃到七碗,怕是要茶醉了吧。(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

    评论

  • 最近也天天泡茶喝,是铁观音。
    我最爱的是龙井。
  • 以为又一个那年明月诞生了!
  • 喝茶喝茶......
  • 好文啊,偶也喜欢喝茶,喜欢的是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