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5月27日

    听程乃珊的讲座 - [书里书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5542837.html

     

        今天下午去图书馆听程乃珊的讲座。

     

        其实对于程乃珊我已经比较陌生了。在我印象里,好象在学生时代读过她的书,近年来对她的关注比较少了,比较模糊了。因为我昨天也在图书馆作了一个讲座,知道了今天她要来作一个讲座,觉得应该来听一下。

     

        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程乃珊1946年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省桐乡县。1949年全家迁居香港,50年代中期,又举家返回上海。父母亲都是4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有很好的文学、音乐修养和外语造诣,对她影响颇深。曾在中学教书10余年。程乃珊从小在上海、香港长大,既有对上层工商、金融界生活的丰富感受,又经历过“文革”10年的变故和磨炼,同时,长期在平民区教书的经历和体验,又使她能够用另外一种眼光看待自己的家庭所在的那个社会圈子,这一切都为她的小说创作提供了有利条件。她的第一篇小说《妈妈教唱的歌》发表于《上海文学》1979年第7期,从此开始了她的文学生涯。1982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一个短篇小说集《天鹅之死》。1984年,她的中篇小说《蓝屋》获首届“钟山”文学奖。后来她的作品曾先后结集为《丁香别墅》(中、短篇小说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6年出版)、《女儿经》(中篇小说集,花城出版社1988年出版)等。程乃珊的小说取材于她所熟悉的生活领域,善于通过日常琐事和生活细节的描绘,折射出上海滩上的人情风俗和社会心理,具有较强的可读性。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天鹅之死》、《调音》、《丁香别墅》,散文集《香江水,沪江情》、《你好,帕克》、《让我对你说》、《双城之恋》,译著《上海生死劫》(合译)、《福乐会》(合译)等。《欢乐女神的故事》获上海市1980年-1981年优秀作品奖,中短篇小说集《蓝屋》获1983年《钟山》文学奖、上海市1983年-1984年文学奖及蜂花杯上海优秀小说奖、《蓝屋》和《穷街》、《女儿经》均获上海青年敦煌文学大奖,《女儿经》获《中篇小说选刊》奖,长篇小说《银行家》获首届《文汇》月刊双鹿文学奖,《华太太的客厅》获香港第三届《亚洲周刊》短篇小说创作赛亚军。

     

        她今天的讲座十分随便,回顾了一下她走上文学创作的心路历程,象她这样一个喜欢写作,第一次投稿就能引起编辑注意并发表作品的作家倒也不是太多的。有时,人很难走出这第一步。后来,又让人我们看了她家以及她先生两个家庭的一些老照片,这些老照片说明,程乃珊的家学渊源有多么浓厚了。

     

        她今天的另一个观点是:作家一定要写自己熟悉的生活,这一点我并不赞同。如果写历史小学呢?我们不可能象熟悉自己当今的生活一般熟悉历史人物的生活吧?她主张用一颗敏感的心去捕捉生活、感受生活,并且加以分析提炼,坚持不懈地记录,一定会对自己的写作有所收获,这一点我是十分赞同的。

     

        她说俄罗斯文学对她的影响最为重大。她提到了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很崇敬他对俄罗斯生活的描绘,她对《安徒生童话》十分推崇,说现在还在读。这一点,我是十分有同感的。俄罗斯文学因为比较特殊的原因,作品译介传入国内较多,在国内有众多的读者群,而且有些文学形象整整影响了几代人,如保尔柯察金,几乎成了那个年代的精神榜样。《安徒生童话》不光光是写给孩子看的,有些童话只有成年人才能更深的体会。她举的《老头子说的都是对的》这篇,就是这样,到了现在,还有现实意义。

     

        程乃珊并不是一个善于口头表达的作家,所以她的讲演很随和,就象拉家常一样,听了还是有些收获的。最后,我在现场买了本她的近作《上海fashion》的签名本。(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

    评论

  • 我因为看关锦麟改编的电视剧“一世情缘”而知道程乃珊女士的,电视剧很动人,想必其基础——她的小说也一定精彩。
    我也曾经写过小说,我的想象力算是丰富的,却没有太多的生活基础。程女士比我大3岁,我也在上海度过一段时间,1968年离开上海。我正在寻找她的作品,打算好好关心一下。在此我祝福她。
  • 有机会听听这样的讲座是很有益的事。
  • 其实有空的时候听听讲座看看书真的很能陶冶情操
  • 另:你那里怎么不能回复了?奇怪
  • 谢谢老同学,我那天才讲了不到一个小时,相当一节课的时间。
  • 海派女作家基本都是一个路数。



    当然她们的执著与认真是值得今人借鉴的。
  • 这星期本来作了打算要来听讲座的(其实也想顺便看看你),后来因为有事没能如愿,有点可惜了。



    “作家一定要写自己熟悉的生活”我感觉她的意思会不会是作家如果写历史小说那也必须对那段历史钻研到非常熟悉就象经历过一样吧。
  • 诶 你们都是读书人

  • 古典吉他群组:)
  • 我目前在广州。

    希望有机会交流一下:P
  • 最近几年来都没有读什么书了....
  • 她的书都老得掉牙了,现在不想再读了
  • 以前最喜欢读她的书。。。。。
  • 以前最喜欢读她的书。。。。。
  • 以前最喜欢读她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