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6月12日

    阎崇年来了 - [书里书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5809394.html

     

        今天下午2点,去图书馆听了阎崇年教授的讲座。去之前,我就在图书馆的同志那里知道了他讲的题目是《清宫三大疑案》,但据我听名人讲座的经验来看,我知道这次他的讲座也是拉家常式,听了也是这个感觉。

     

     这是我用手机拍的照片,不清楚,见凉了

        下午
    2
    点刚过,穿着短衫、打着领带的阎崇年教授准时出现在报告厅的门口,走上讲台的时候,听众们热烈鼓掌,他向听众们躹了个躬,脸带笑容,在讲台前坐下了。我一直看他在央视《百家讲坛》的讲座,在电视里熟悉了他的音容笑貌,今天真的看到他,发现阎崇年教授比电视里显得年轻精神。由于阎崇年现在的知名度,今天报告厅人满为患,连加座都坐满了,新华书店也发现了这么一个商机,在门口准备了他的十来本现在畅销的书,现场销售,因为结束后,阎崇年还要签名售书。

     

        阎崇年是个学者,在目前信息爆炸的时代,也成了个大众名人。他在京城呆久了吧,一口的京片子,口齿十分清楚,讲话不紧不慢,思路清晰,基本上没有拖泥带水的地方。但可以看出,对于今天这个讲座,他是没有准备的,其实我感觉,他也不需要准备,随口说两句,也许更能说出一些他的真实想法,听完了他一个多小时的报告,我发现真是如此。

     

        他说:历史,对于人们的记忆来说,有些是清晰的,有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模糊。他说来到我们这个小城市,参观了一些历史古迹,发觉我们保存了历史的遗迹,但还不完整,有的是模型,模型比真的遗迹范围来得大,说明仅仅保存了部分。我想和阎崇年教授一样,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保存历史,更能体现城市的特点,因为这些东西,是这个城市所独有的,而且是不能再造的。每到一个城市,我也会关注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历史遗存,遗憾的是在旅游开发的幌子下,受经济利益的驱动,很多必要的开发变得急功近利,一些历史的遗迹成了旅游景点,很多都变味了,很让人痛心。

     

        他在回答一个听众的关于“中日甲午战争”的问题时提出一个观点:学习历史,需要讲民族性。他认为,无论是满族人建立的清朝,还是蒙古人建立的元朝,都是中华民族这个整体下的,不要过分地去讲究是哪个少数民族的,狭隘的民族性不利于整个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我觉得他这不是说教。他举了他在国外的一些例子,因为中国饱受屈辱的近代史,很多外国人,从骨子里对中国人有一种蔑视,即使是清朝历史研究这样的问题,在很多国外研究者看来,他们的研究是正统的。如果不拿出一些实实在在的研究成果,他们更会瞧不上国内的研究。在他看来,一个人到了国外,才能真正地休会到爱国两个字,很多外籍华人,在家里说普通话,学习汉语正是为了保持中国人的文化传统。这一点,我颇有同感。

     

        因为时间的关系,原定的三大疑案,他只讲了一个:光绪的死因。他列举了两种原因,一个是病死说,一个是被人害死说。他分别讲了这两种说法所依据的资料。对于这个在历史学界还没有定论的话题,我感觉他是倾向于“病死说”的。当然,我不是个研究者,对这个问题是没有发言权的了。

     

        最近几年,我读了一些历史书,对历史有着比较浓厚的兴趣,听了阎崇年教授的讲座,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历史教育被严重地弱化了,真正地重视这个问题,对于我们这个民族的真正复兴应该是有好处的。本来,我也想让阎崇年教授签个名,但人实在太多了,也不好意思利用和图书馆工作人员的关系加个塞,只得赶回办公室了,算是留了个遗憾吧。(摄影、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

    评论

  • 听。。。。。。。
  • 其实经常去听听这些讲座对陶冶情操很有作用
  • 这老头思路清晰
  • 有时候觉得自己都是历史盲了。
  • 你的文章总是让人学到东西,有收获
  • 呵呵,老班下笔真快啊,刚听完就见你的随笔啦。另:我排了半小时队,终于得到了阎崇年教授的签名,不容易哦~~
  • “音容笑貌”||||

    不好意思,第一眼就注意到这个词。。



    以前看百家讲坛就很喜欢他~~什么时候来我们学校就好了^^
  • 这样的讲座值得听,会很有收获的,在这样的场合讲,会比在电视上讲,灵活性更大,效果更好,有互动交流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