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7月26日

    闲闲胡说11: 酒 马来狂人和《读管锥》 - [信手涂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7063238.html

                    1

         前晚、昨晚连着两顿有应酬,最近因为牙疼,好多天没有喝酒了,所以这两次都喝得不多,每次差不多三瓶啤酒。按说,如此炎热的夏天,喝冰镇啤酒是最爽的,可不知为什么,就喝点这么点酒,一到家,就有点晕晕的,看着电视竟然就睡着了,醒来已是凌晨了,觉得有点口干,吃了点西瓜,就睡不着了,于是,就写点什么了。

     

                  2

         这几天,忙里偷闲,一直在读《夏日读管锥》,可惜的是,写得这么好,却没有出书,只是在网络上流传,我只能读电子版。作者的网名是马来狂人,在网上找了找,信息是泥沙俱下,没有找到马来狂人的本名本姓,真实履历,所以不知这马来狂人到底何许人也,但知一定是个饱读诗书、有深厚学养的不一般人物,不然,他的读《管锥编》是读不出这般意味的。我随手拈几条过来,看一看:

     

    夏日读管锥·之四

    作者:马来狂人

      1. 兴。钱钟书采纳这样的解释:就是作者“信手拈来,复随手放下”的意象。比如“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信,人不如故”。《神雕侠侣》中杨过表达对小龙女的深情,表示决不她顾的时候,就朗声引用了这段话。的确,白兔除了和“故”押韵之外,并无其他联系。然而,即便如此,这样的意象在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之后,还是具有了某种打动人心的力量。钱钟书同时妙译一个外国歌谣证明“兴”的作用:One two three four/We don’t want the war/ Five six seven eight/We don’t want the state (一二三四,战争停止;五六七八,政府倒塌)。类似的中国例子当然是“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2.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在相同的时间,在不同的空间正发生着截然不同的事情,捉来一处,会产生强大的张力。其实,钱钟书在这里还只说了在时间坐标下,空间不同所产生的强烈反差;他没有进一步论述,如果以空间为坐标,那么不同的时间上演的历史剧目,如果捉来一处,怀想古今,同样会产生强大的张力。比如,“今月曾经照古人”、“遥想公瑾当年”,或者“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感慨等。  

      3. 悬赏发现第三种比喻。外国某人曾经提出,各国文字中有两个比喻不约而同,一个是用火燃喻爱情,另一个是用笑喻花发。  

      4. 法国聪明狗。“盗来则吠,故主人爱之;外遇来则不做声,故主妇爱之”。左右逢源,岂独人哉?  

      5. 古希腊诗人咏镜子,“中无所有而亦中无不有(nothing inside and everything inside)”,中国人则说“何尝见明镜疲于屡照,清流惮于惠风”。钱钟书认为镜子“不将迎,不藏有,故不疲矣”。佛家传统中很有名的诗“身非菩提树,明镜亦非台。本自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正好解释了这个道理,并且因此而超越了另一僧所著的“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染尘埃。”

      人们的“尘埃”其实都是因为“将迎,藏有”而来,不仅仅是“将迎、藏有”财富,同样也“将迎、藏有”了痛苦,结果就难于免除忧虑和疲乏。叔本华说,生命意志就是不停的追逐,追逐不到就痛苦、追逐到了就无聊,实在是许多平凡人的写照。因此,要加以克服的话,甚至要采取一种比较极端的思考方式。萨特在他的童年自传《词语》中提到:“我相信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或者更确切地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这种欺诈行为使我避免了自爱的诱惑。…每个人都在讨自己喜欢,而我这个死人则不讨自己喜欢”,因此“他们接受了我们生存条件中的一切,甚至包括忧虑。而我却选择了无忧无虑。”

      选择无忧无虑,这样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很诱人?

     

         网络上除了象韩寒、郭敬民这般红得发紫,却狗屁不如的人物外,还有如马来狂人这般深藏不露的高人,真是网民的幸运,至少我们有了更好的选择。我把来自网络的《夏日读管锥》装订成了一本自制的书,总算可以真正手不释卷地读《夏日读管锥》了。

     

                    3

         我家买车时间已久,以前,我一直没有给车子帖膜,无论开到哪里,车子谁开的、车里都坐着谁了是一目了然。后来,有朋友劝我去帖膜,他说你看看这满大街跑的车有几部是象你这般一览无遗的?他还列举帖膜的种种好处:防紫外线、隔热、不暴露隐私,不一而足。我想想也是,就化几百大洋帖了膜,跑了不到一个月,我就觉得这几百大洋化得挺冤的,这几天天气炎热,车子里也是炎热如故,哪里隔热?车子里坐着谁是看不到了,可常有熟人手搭凉棚往里瞧,哪来隐私不露之说?防紫外线,那也只是天晓得了。

         唉,良好的愿望,常常事与愿违。(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

    评论

  • 网络确实很好,让我们知道了很多不知道的东西。
  • 小li,你是说我的还说《管锥》?
  • 我有点看不懂……
  • 好久没来了

    看看你,不错啊

    没心思读书的我佩服你
  • 读了读《夏日读管锥》,真的是不错。

    可惜有点专业,很少有人会认真地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