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09月12日

    几个词语:大叛徒 吉他 记性 - [似水流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74888295.html

     

    真不知道该如何来说最近几天的生活。就是很随性地写了这几个词语,能说明一点问题吧。

     

    反正我能记忆起的是双休,从星期五下班到家后,除了到楼下的小超市买烟外,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好象一直在网上看视频,看得昏天黑地的,一个双休就看完了29集的《红色摇篮》,上个星期则是看完了30集的《江南锄奸》。如此过双休,害得那口子直说我,你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可是惹祸的是国家地理频道,有一个晚上,我边弹琴边看电视时,看到了一个记录片专题,好象是《秘密档案》,一连好几集都说的是那个最危险的大叛徒顾顺章,当时,他是特科的行动组长,本事大得不得了,是个被国共双方都认为是个超级特工的人物,竟然还会玩魔术,可一就是在汉口玩魔术的时候,被一个已经叛变了的以前的手下认出,终于这次再也玩不了魔术了,他被捕后随即叛变,因为他知道的实在太多,差一点就让上海地下组织被一网打尽。于是这引起了我的兴趣,网上一搜索,查到了上面所说的这两部电视剧里就有这个大叛徒的原型,就忍不住紧张密集地看完了。你说奇怪不奇怪,以前吃过晚饭看电视时,偶尔也能调到这两部剧,可就是没能耐着性子看,看来,兴趣使然啊。当然,如此一来我被猫咪称作怪得不得了就顺理成章了,任何辩解也就显得苍白无力。

     

    说出来有点难为情的是,几个月前,左手有三个指头竟然灰起了指甲,每天回家按照网上说的用醋来浸泡,搞得整个人整个屋子都酸溜溜的了,半个月前,眼看快要好了,没想到一放松警惕,泡得少了,又复发,赶紧再泡,泡得更加厉害,现在又快好了,但有了前车之鉴,不敢怠慢,每天还得让手指吃醋。烦恼的是,这影响我弹琴啊,还没长好的指甲,不小心碰到弦还是很疼的。虽然如此,最近我还是弹会了几首小曲,一首是塔雷加的《玫瑰波尔卡》、二首是索尔的《嘉乐甫舞曲》、三首是柳贝特的《阿梅莉亚的遗言》、四首是比较通俗的《玛利亚·爱莲娜》,这几首曲子实在是很优美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首《阿梅莉亚的遗言》,这支曲子,20多年前的我就能很熟练地弹了,只不过因为是B小调的曲子,弹的时候,需要把第六弦的E音降低到D音,有点麻烦,所以一直不弹,就忘了,现在终于又把这首遗言给弹出来了,旋律很哀怨,述说的正是个哀怨的故事,可参见我以前的日志(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3887666.html)。每次弹新曲或者旧曲的时候,我的心总是十分愁怅,指法都按排好了,可就是记不住,一遍遍重复,还是很难记住,不得不要看谱;而那些早就弹会的旧曲子呢,如果过了一段时间没弹依然是忘,同样也得看谱子才行。上了年纪,真是干什么都打点折扣啊。所以一旦我忘了什么,千万别怪我,上年纪了嘛。(文\威尼斯男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永远的阿兰胡埃斯 2005年09月12日
    夏天最后一朵玫瑰 2005年09月12日

    评论

  • 搞艺术的人就是有情调
  • Antonio La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