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乍暖还寒时候”,李清照的清丽词句,用在今天,当十分妥帖。气温升了好几度,湿冷之气尤在!中午开车去了东方电脑店,一则陪同af配一台电脑,二则把我在上海多买的无线网卡让老板处理掉。这几天,临近年关,时髦的圣诞节也快到了,购电脑的人特多。店里到处堆着电脑和零件。一进门,发觉一个伙计,叫不上名,但脸熟,我来过多次了。办公桌旁又坐着位戴眼镜的先生,似乎有点儿眼熟,但想死活想不起是谁。只得以老兄想称,互相敬烟,问寒问暖,一起到最后俺也没能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只是想起他在电视台工作,几年前和他碰面的机会挺多的。“相逢何曾不相识”,到了这里该是“相识相逢竟不识”了。有同事说:一年又过去了,真快啊!我感叹良久:上了年纪,真是什么零件都不好使了,记不住人了。这个冬天,真冷!http://blog.donews.com/images/blog_donews_com/coffeeli/44665/r_6-88-1.jpg

               2

          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最近在央视教育台连播着。大约10年前,俺就对这部电视剧情有独钟了。也许,这是我所看到的每一部拍得成功的戏说清朝历史的电视剧。电视一开始就标明:不是历史。可是很奇怪的,明明知道在电视里演着的是连传说野史都不如的戏说电视,看着看着,竟对清朝的历史发生起兴趣来了。觉得,虽然经不起历史的推敲,但有着书卷气的电视也能让人对真正的历史发生兴趣,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所以这几天,一连都看着这部《宰相刘罗锅》。

               3

          俺是很少喝咖啡的。可几天前,有人送了几张券,免费的,不用白不用,就破了例,去了新开的那家咖啡店。环境还行,算是优雅的,整个大厅里飘荡着轻柔迷人的音乐。同去的一老一少两位帅哥同样是不常喝咖啡的,他们都随我点了爱尔兰咖啡。这个爱尔兰咖啡,一端上来,就闻着股香味,其实我点,只是因为痞子蔡的《爱尔兰咖啡》如雷贯耳而已。用小汤匙先挖上面浮着的鲜奶油吃,甜而不腻。其实,说是爱尔兰咖啡,可绝对不是正宗地道的爱尔兰风味。喝着聊着,就到了午夜,男生过来说要关门了。原来这家咖啡厅12点打烊。出了门,寒风扑面而来,我想起鲁迅先生说“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到了读书上了”,其实读书有读书的乐趣,咖啡有咖啡的自在,生活之中,多一种形式,不会是坏事!{文\威尼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