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5月21日

    微博的片断 - [信手涂鸦]

     

    昨天没有发成功这篇日志,重发一次。这些都是最近本人在新浪微博中说的:

    药家鑫终究要死了,网上出现了有人为此高兴激动得大放鞭炮的图片。药家鑫是该死,并且将马上就成为现实。可我的人们啊,你们真的值得这么高兴吗?我觉得,在当下,一个药家鑫倒下了,就会有李家鑫、王家鑫们前赴后继的,这是现实,并且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19分钟前

    佩索阿的《惶然录》记录的都是作者思绪的片断,或者可说是片断的思想,然就是如此片断的文字,却成为了作者影响整个世界的巨著。这其实和微博有相似之处,140字以内你尽可自由驰骋,片断地思索,可能一不小心,你这一片断一微博,也跟《惶然录》一般影响了世界。我想这就是微博之所以迅速流行。 28分钟前

    在阅读辛普森案件时,警方所犯的几个程序错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国在执法时一直不注重程序,认为为了一个合法的目的可以随便来,那真的是大错特错了。那位福尔曼警官的下场是败下官司的检方忍无可忍的结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4分钟前

    今天假座高仁奇艺术馆,开了个《太阳》编辑部茶话会,参加的都是本地文艺界的大腕,在氛围挺浓的环境里,喝着茶,轻松地座谈。他们一句“几个不专业的编辑编出了一本专业的杂志”。这是对我们的工作最好的褒奖了,让我非常高兴。饭前坐在吧台前留影,很特别。看来应该每出一期茶座一次才好。 41分钟前

    猫咪一连几天买回甜瓜,切成长条,食之甜也

    ......

     

     

  • 2011年05月19日

    我微博了 - [信手涂鸦]

     

    把我在新浪微博里的移点过来,算是对最近一些日子的交代了:

    4月21日21:10分,在深圳海上世界paulaner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