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1月23日

    化雪时的胡乱书写 - [信手涂鸦]

     

    沉在水里这么久,有一大阵子没有露头,实在是象春运的火车一样忙得有点儿失去了方向。那天,在挂职的璜泾傎,和镇上的人一起去村里办事,快到吃饭的时候,村主任看着窗外,一边递烟,一边笑着说,这雪还真下大了!我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想起刚才大家在一起...

  •  

     

    这是最完美的香水。 以少女的绝妙体香为基底,含苞待放的芬芳为主干,他将用这瓶香水,把她们的美永远地收藏。

     

     这部电影根据1985年德国作家聚斯金德的畅销小说《香水:一个杀人犯的故事》改编。这是一部演义人性、社会、理性与感性非常透彻的的作品。欲望一方面扼杀了人们固有的天真,另一方面又刺激着人类生存与向上的激情。格雷诺耶在刚出道的时候,在刚刚进入专业香水世界的时候,只是留恋一些无生命的花草,有着人的气味的衣物,而一旦这类东西对他的创造没有了动力,他必然的走向了直接残杀有生命的人的道路,欲望驱使他直到生命的终结。而在书的前半部他还未正式成为一个罪孽深重的杀人犯时,他甚至是被同情的。欲望促使他谋杀了别人,同时也在无形中谋杀了自已。在这点上他与书中的其它人物无本质上的区别。

     

    1744年,法国,香都弥漫着难以想象的恶臭,肮脏杂乱的菜市场;一个男人将一筐鱼倒下,和一个同样浑身腥臭,湿头发披脸前的女人。片刻之后,这个女人突然表情痛苦,镜头转向她圆突的肚子。她倒在地上,使劲生下一个婴儿。那个婴孩躺在鱼堆上,肚子上的脐带,浑身的残血,让人看了可怕。他闭着眼,但是小鼻子抽动。四周的一切气味,鱼腥味,狗味,垃圾味……刺激着他天生无比灵敏的嗅觉。约一分钟之后,他终于睁开眼睛发出哭声。人们开始寻找声源,通过鱼摊掩布的缝隙看到了这个才出生的婴孩,于是寻找孩子的母亲。这是第一个因为他而死的人。

     

     

  • 2010年11月20日

    回忆 - [余音绕梁]

     

    弹熟了音乐剧《猫》里面的那首著名的《回忆》,觉得真是充满着感情的曲子,淡淡的哀愁,静静的回忆,又充满着希望的感觉,不能不打动你。

     

  • 2010年09月15日

    拆迁 - [似水流年]

     

    几个月前,突然传来乡下老家要拆迁了。“拆迁”,这个字眼对于我来说太突然,且有点儿奇怪,简直就不可思议。因为我老家原来属于新塘,处在新塘、陆渡、浏河三镇交界,从距离上来说离新塘、陆渡、浏河都差不多远,可以说是很偏僻的,以前早就听人说,我们这里是一辈子都别想轮到拆迁的。正因为地处这样的三不管地区,我从小就一直在浏河的三星村小学念书,五年级时到大同小学,初中念的是设在大同的浏河公社中学。一直到现在,我在新塘基本没有同学,我家的亲戚大都也在三星村,我的大姑妈、外婆、大舅小舅家都在三星,我更熟悉的是老家南面的三星以及浏河的人或事,虽然不能说全是因为从小异地读书的原因,但儿时的同学和玩伴大多是这里的,我可以不夸张地说:从我老家往南一直到浏太公路沿路的各色各样人家、大大小小人物我都知道和认识(注:不包括现在的年轻一辈,现在的孩子辈的我已经基本不认识了),而从老家往北,除了附近的,我就一无所知了。工作以后,如果去浏河,那一路上的景物对我来说是亲切的,虽然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依然还是那般熟悉而真切

     

    ......

     

     

     

  •  

    真不知道该如何来说最近几天的生活。就是很随性地写了这几个词语,能说明一点问题吧。

     

    反正我能记忆起的是双休,从星期五下班到家后,除了到楼下的小超市买烟外,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好象一直在网上看视频,看得昏天黑地的,一个双休就看完了29集的《红色摇篮》,上个星期则是看完了30集的《江南锄奸》。如此过双休,害得那口子直说我,你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可是惹祸的是国家地理频道,有一个晚上,我边弹琴边看电视时,看到了一个记录片专题,好象是《秘密档案》,一连好几集都说的是那个最危险的大叛徒顾顺章,当时,他是特科的行动组长,本事大得不得了,是个被国共双方都认为是个超级特工的人物

    ......

     

     

     

  • 2010年06月30日

    食堂 - [似水流年]

     

    这几天,去食堂吃了几次饭,怎么觉得味道还可以的,而在这之前,我已经有二三个月没去食堂吃午饭了,不去的原因是实在忍受不了食堂里的快餐味道。还没有搬过来的时候,单位里也发工作餐券,每天中午,别人结伴去吃快餐,而我总是一个人光顾古松弄菜场旁的“好吃得”小店,要是在夏天,就点一碗凉拌面加一块大排或是鸡蛋,然后去可的超市买一罐酸奶喝下,冬天呢,气温低,就点一碗热汤面,去的时间久了,老板一见我,问也不问,就大声对里间喊话,算是给我下单了。搬过来以后,一开始,我对食堂充满着好奇,时间一久,就对这种快餐式的中午饭腻味了,先是一周吃个二三顿,后来干脆不去吃了,到了中午,别人乘电梯到一楼,而我直接去地下车库,开着车去朱阿姨小吃店或者朱鸿兴面馆,吃一碗馄饨或者鸭面,然后再回到办公室。掐指算算,从初中开始,一直到结婚前,我总共吃了十几年食堂,也许是该腻味了吧。

     

    ......

     

     

     

     

  • 2010年06月19日

    一句话 - [似水流年]

     

    看了好几场南非世界杯的比赛,没什么感觉,看来俺还不是个球迷。

     

     

     

     ......

     

     

     

     

     

     

     

  • 2010年04月30日

    很有情调的音乐 - [余音绕梁]

     

    不知道什么歌名,反正听上去觉得很惬意的那种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