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1959年巴西电影《黑色奥菲欧》中的主题曲《黑色奥菲欧,由小提琴大师帕尔曼演绎。如泣如诉的音乐,让人感动不已。

    我能弹这支曲子的吉他改编版本,是我弹得很多的曲子,百弹不厌。

     

     

  •  

     

     

    这几天,一到家就打开电视机看温哥华冬奥会,每次看到太平洋速滑馆飘起五星红旗,响起国歌声,那是一片中国红的时候。在不知不觉中家里的两盆水仙花开了,香得不得了。好几次忍不住凑上去嗅那香味。

     
    用手机拍了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
     
     
     
     
     
     
  • 2010年02月21日

    两岸咖啡 - [似水流年]

    上,请媒体的几位朋友在逸香园吃饭,既是公事应酬,也有私人交情。十多年前,我在办公室时,经常同媒体打交道,这三位朋友中,有两人已是十多年的老交情了,L先生是从新疆调过来的,特别特别喜欢吃烧烤,我记得十年前,单位要拍个电视专题片,时间比较紧迫,我和他一起在电视台的编辑室里通宵做剪辑,完事了,一起到图门烧烤吃烧烤,那时候,我吃烧烤还不多,不过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喜欢烧烤的特有情调了。后来,天天宝贝竟然也爱吃,吃烧烤也就成为了我家的家庭情趣了。
    ......

     

     

  • 2010年02月16日

    雪景中的人民路 - [似水流年]

     
    这是大年初一去朋友家时用手机在路上拍的,照片拍得很差,可雪景很漂亮!
     
     
     
    ......
     
     
  • 2010年02月01日

    贺卡过年 - [信手涂鸦]

     

     

    每年这个时候,都有收到形形式式、大小不一、五彩缤纷的贺卡,有亲朋好友发来的,也有一些工作上的,大家都互相问候着新年,祝福新年有新的气象,一张张卡,无不透着美好的愿望,更透着冬日里难得的丝丝温情。我总感觉,以这种普通邮寄的方式向亲朋好友、领导同事表达谢意和祝福,对于收信人来说,比收到一个电子邮件感觉要温馨得多。现在的贺卡做得真是漂亮,有各种各样的风格,有的还有香气,有的一打开就会响起优美的音乐,这些贺卡,让新年更有气氛了,让每一个人都对新年充满了乐观和期待。

     

    有时候,我也会收到一个好久都没有联系的同学的贺卡。有次收到卡,我没有仔细看封面上的寄信人,打开信封后,里面是一句:小强啊,还记得我吗?

     

    ......

     

     

  • 2010年01月26日

    接着上次聚福园说 - [信手涂鸦]

     

    记得二十年前,我们曾经举办过一个名曰“夏之梦”的古典吉他音乐会,现在我还保留有当时的照片和节目单,偶尔翻出来看看的时候,当时的情景一幕幕地显现在眼前,时间过得快,很多事情会渐渐淡忘,但我们喜欢的事则反而日渐清晰起来。6点左右,随着西装革履很有派头的z总到后,当时在那场音乐会上表演过的吉他朋友差不多都聚齐了,气氛也就随之热烈起来。

    但凡朋友们在一起回忆往事,心情总是很特别的。这一桌子人,最长者叶老已五十有余了,看上去依然很年轻,最年轻的z总倒是透着相当的成熟,其实年纪也不轻了,我们几个居中,基本都是同岁的,最长者与最年轻者差了十多岁,对于吉他这个大家共同的爱好而言,年龄的差异也就不存在了。想当初,我们都是初出茅庐的小子,风华正茂,那时年龄的差异更显得小而又小了。再看看大家所从事的职业,五花八门

    ......

     

  • 2010年01月21日

    路口的聚福园 - [信手涂鸦]

     

    昨天下班前接到死党jz的电话,说是去聚福园FB一下,心头一喜,心想怎么下班前一小时的电话十有八九是叫去FB的呢?看来俺离FB分子也不远了。呵呵。聚福园在哪里?jz说是在公园路、新华路口,俺这才一下子想起来了,去年去过的,不大的一个FB之处啊,朋友间聚聚倒是不错的,何况,我们这一帮人中有几个是多年未见了的。

     

    一般我都是过了下班时间才收拾一下离开办公室。想想下班正是车辆拥挤的高峰期,就沿着东亭路一直往北开,一直到弇山路左拐往西,再从弇山路左拐往南,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化了20多分钟的时间,才把车开到了猫咪单位门口,等红灯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把车子开回家去

     

    ......

     

     

     

     

  • 2010年01月19日

    上班 - [信手涂鸦]

     

    上班在电脑前坐久了,会头晕眼花。常常趁泡杯茶的功夫隔着窗户向远处眺望,放松一下紧张的两眼。办公室所在的楼很高,当然可以望得很远,一直可以到达地平线的尽头。眼前的景致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每天大抵如此。那些小得可怜的车辆和行人,活跃着眼前这幅仿佛永远不变的图景,成为唯一能引起眼睛兴奋的活动元素。阳光好的时候,望出去还是很舒服的,如果碰到阴天,那一切都成为了灰蒙蒙的。

     

    从高处往下看,往往感觉世界变得很小了,那条南北笔直延伸的东亭路,仿佛一伸手就能捉住似的,于是,常常在眼及之处,一手抓这个,一手抓那个,默默地做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