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2月07日

    冬天里的感动 - [信手涂鸦]

     

    那天,雪刚下过不久,还没有化完,风里是料峭的寒意。本来是要去璜泾的,可是我在接到陈老师的电话时,并没有怎么考虑就答应去了,尽管他们提前了几天,我并不知道中途会不会杀出个程咬金来,年前的工作还是那么忙碌,我都有点焦头烂额了。这是他们学校在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个活动了,学生们已经放假了,搞完了这个活动,老师们也将开始寒假了。既然答应了,那就去参加一下吧,暂时把所有的事务都抛到九宵云外去吧,这几年来,我参加他们活动也并不多,算是作一个补偿吧。然后,活动结束后,我觉得这次没有白来,而是让我有了一次感动,就象在这寒冷的天气里燃起了一把炭火,心里暖洋洋的,那丝盈怀的温暖一直持续至今。

     

    ......

     

     

     

  • 2011年01月23日

    化雪时的胡乱书写 - [信手涂鸦]

     

    沉在水里这么久,有一大阵子没有露头,实在是象春运的火车一样忙得有点儿失去了方向。那天,在挂职的璜泾傎,和镇上的人一起去村里办事,快到吃饭的时候,村主任看着窗外,一边递烟,一边笑着说,这雪还真下大了!我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想起刚才大家在一起...

  • 2010年09月15日

    拆迁 - [似水流年]

     

    几个月前,突然传来乡下老家要拆迁了。“拆迁”,这个字眼对于我来说太突然,且有点儿奇怪,简直就不可思议。因为我老家原来属于新塘,处在新塘、陆渡、浏河三镇交界,从距离上来说离新塘、陆渡、浏河都差不多远,可以说是很偏僻的,以前早就听人说,我们这里是一辈子都别想轮到拆迁的。正因为地处这样的三不管地区,我从小就一直在浏河的三星村小学念书,五年级时到大同小学,初中念的是设在大同的浏河公社中学。一直到现在,我在新塘基本没有同学,我家的亲戚大都也在三星村,我的大姑妈、外婆、大舅小舅家都在三星,我更熟悉的是老家南面的三星以及浏河的人或事,虽然不能说全是因为从小异地读书的原因,但儿时的同学和玩伴大多是这里的,我可以不夸张地说:从我老家往南一直到浏太公路沿路的各色各样人家、大大小小人物我都知道和认识(注:不包括现在的年轻一辈,现在的孩子辈的我已经基本不认识了),而从老家往北,除了附近的,我就一无所知了。工作以后,如果去浏河,那一路上的景物对我来说是亲切的,虽然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依然还是那般熟悉而真切

     

    ......

     

     

     

  • 2010年06月30日

    食堂 - [似水流年]

     

    这几天,去食堂吃了几次饭,怎么觉得味道还可以的,而在这之前,我已经有二三个月没去食堂吃午饭了,不去的原因是实在忍受不了食堂里的快餐味道。还没有搬过来的时候,单位里也发工作餐券,每天中午,别人结伴去吃快餐,而我总是一个人光顾古松弄菜场旁的“好吃得”小店,要是在夏天,就点一碗凉拌面加一块大排或是鸡蛋,然后去可的超市买一罐酸奶喝下,冬天呢,气温低,就点一碗热汤面,去的时间久了,老板一见我,问也不问,就大声对里间喊话,算是给我下单了。搬过来以后,一开始,我对食堂充满着好奇,时间一久,就对这种快餐式的中午饭腻味了,先是一周吃个二三顿,后来干脆不去吃了,到了中午,别人乘电梯到一楼,而我直接去地下车库,开着车去朱阿姨小吃店或者朱鸿兴面馆,吃一碗馄饨或者鸭面,然后再回到办公室。掐指算算,从初中开始,一直到结婚前,我总共吃了十几年食堂,也许是该腻味了吧。

     

    ......

     

     

     

     

  • 2010年02月21日

    两岸咖啡 - [似水流年]

    上,请媒体的几位朋友在逸香园吃饭,既是公事应酬,也有私人交情。十多年前,我在办公室时,经常同媒体打交道,这三位朋友中,有两人已是十多年的老交情了,L先生是从新疆调过来的,特别特别喜欢吃烧烤,我记得十年前,单位要拍个电视专题片,时间比较紧迫,我和他一起在电视台的编辑室里通宵做剪辑,完事了,一起到图门烧烤吃烧烤,那时候,我吃烧烤还不多,不过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喜欢烧烤的特有情调了。后来,天天宝贝竟然也爱吃,吃烧烤也就成为了我家的家庭情趣了。
    ......

     

     

  • 2010年02月01日

    贺卡过年 - [信手涂鸦]

     

     

    每年这个时候,都有收到形形式式、大小不一、五彩缤纷的贺卡,有亲朋好友发来的,也有一些工作上的,大家都互相问候着新年,祝福新年有新的气象,一张张卡,无不透着美好的愿望,更透着冬日里难得的丝丝温情。我总感觉,以这种普通邮寄的方式向亲朋好友、领导同事表达谢意和祝福,对于收信人来说,比收到一个电子邮件感觉要温馨得多。现在的贺卡做得真是漂亮,有各种各样的风格,有的还有香气,有的一打开就会响起优美的音乐,这些贺卡,让新年更有气氛了,让每一个人都对新年充满了乐观和期待。

     

    有时候,我也会收到一个好久都没有联系的同学的贺卡。有次收到卡,我没有仔细看封面上的寄信人,打开信封后,里面是一句:小强啊,还记得我吗?

     

    ......

     

     

  • 2010年01月26日

    接着上次聚福园说 - [信手涂鸦]

     

    记得二十年前,我们曾经举办过一个名曰“夏之梦”的古典吉他音乐会,现在我还保留有当时的照片和节目单,偶尔翻出来看看的时候,当时的情景一幕幕地显现在眼前,时间过得快,很多事情会渐渐淡忘,但我们喜欢的事则反而日渐清晰起来。6点左右,随着西装革履很有派头的z总到后,当时在那场音乐会上表演过的吉他朋友差不多都聚齐了,气氛也就随之热烈起来。

    但凡朋友们在一起回忆往事,心情总是很特别的。这一桌子人,最长者叶老已五十有余了,看上去依然很年轻,最年轻的z总倒是透着相当的成熟,其实年纪也不轻了,我们几个居中,基本都是同岁的,最长者与最年轻者差了十多岁,对于吉他这个大家共同的爱好而言,年龄的差异也就不存在了。想当初,我们都是初出茅庐的小子,风华正茂,那时年龄的差异更显得小而又小了。再看看大家所从事的职业,五花八门

    ......

     

  • 2010年01月21日

    路口的聚福园 - [信手涂鸦]

     

    昨天下班前接到死党jz的电话,说是去聚福园FB一下,心头一喜,心想怎么下班前一小时的电话十有八九是叫去FB的呢?看来俺离FB分子也不远了。呵呵。聚福园在哪里?jz说是在公园路、新华路口,俺这才一下子想起来了,去年去过的,不大的一个FB之处啊,朋友间聚聚倒是不错的,何况,我们这一帮人中有几个是多年未见了的。

     

    一般我都是过了下班时间才收拾一下离开办公室。想想下班正是车辆拥挤的高峰期,就沿着东亭路一直往北开,一直到弇山路左拐往西,再从弇山路左拐往南,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化了20多分钟的时间,才把车开到了猫咪单位门口,等红灯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把车子开回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