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休在家,没有什么事,弹了一小会儿琴,就和猫咪看电影,看的这部《恋爱假期》片子蛮长的,有两个多小时,2点多开始,狠狠地煲了一整个下午的电影。

     

    旦的时候,家里添了台47吋的液晶彩电,可以把网上下载的电影,用移动硬盘直接在电视机里播放,我试了一下,没想到效果特好,图像十分清晰。为了加强观影效果,我用音频线把声音连接到家庭影院,经过功放一扩,再加上5.1声道,那个效果就身临其境了,效果一点也不比直接播放dvd差(可以看看我拍的照片啊)。这样一来,看电影就又有了很多的选择,你想想,现在网上什么电影找不到啊?我喜欢看电影,以后的电影那还真的就看不完了,都省了买dvd的钱了。有网络的日子真好啊。

     

    下面就说说关于《恋爱假期》的影评。

    ......

     

     

     

     

  • 2010年01月26日

    接着上次聚福园说 - [信手涂鸦]

     

    记得二十年前,我们曾经举办过一个名曰“夏之梦”的古典吉他音乐会,现在我还保留有当时的照片和节目单,偶尔翻出来看看的时候,当时的情景一幕幕地显现在眼前,时间过得快,很多事情会渐渐淡忘,但我们喜欢的事则反而日渐清晰起来。6点左右,随着西装革履很有派头的z总到后,当时在那场音乐会上表演过的吉他朋友差不多都聚齐了,气氛也就随之热烈起来。

    但凡朋友们在一起回忆往事,心情总是很特别的。这一桌子人,最长者叶老已五十有余了,看上去依然很年轻,最年轻的z总倒是透着相当的成熟,其实年纪也不轻了,我们几个居中,基本都是同岁的,最长者与最年轻者差了十多岁,对于吉他这个大家共同的爱好而言,年龄的差异也就不存在了。想当初,我们都是初出茅庐的小子,风华正茂,那时年龄的差异更显得小而又小了。再看看大家所从事的职业,五花八门

    ......

     

  • 2010年01月21日

    路口的聚福园 - [信手涂鸦]

     

    昨天下班前接到死党jz的电话,说是去聚福园FB一下,心头一喜,心想怎么下班前一小时的电话十有八九是叫去FB的呢?看来俺离FB分子也不远了。呵呵。聚福园在哪里?jz说是在公园路、新华路口,俺这才一下子想起来了,去年去过的,不大的一个FB之处啊,朋友间聚聚倒是不错的,何况,我们这一帮人中有几个是多年未见了的。

     

    一般我都是过了下班时间才收拾一下离开办公室。想想下班正是车辆拥挤的高峰期,就沿着东亭路一直往北开,一直到弇山路左拐往西,再从弇山路左拐往南,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化了20多分钟的时间,才把车开到了猫咪单位门口,等红灯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把车子开回家去

     

    ......

     

     

     

     

  • 2010年01月19日

    上班 - [信手涂鸦]

     

    上班在电脑前坐久了,会头晕眼花。常常趁泡杯茶的功夫隔着窗户向远处眺望,放松一下紧张的两眼。办公室所在的楼很高,当然可以望得很远,一直可以到达地平线的尽头。眼前的景致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每天大抵如此。那些小得可怜的车辆和行人,活跃着眼前这幅仿佛永远不变的图景,成为唯一能引起眼睛兴奋的活动元素。阳光好的时候,望出去还是很舒服的,如果碰到阴天,那一切都成为了灰蒙蒙的。

     

    从高处往下看,往往感觉世界变得很小了,那条南北笔直延伸的东亭路,仿佛一伸手就能捉住似的,于是,常常在眼及之处,一手抓这个,一手抓那个,默默地做着

     

    ......

     

     

  •  

     

     

    过去的一年,我的触角急速向音乐世界探寻,在世界的两头各听了最顶级乐团的演奏,计算机里的音乐资料也飞速膨胀,从巴洛克时代的巴赫、亨德尔,到几乎现代的布里顿、科普兰,都有涉及得颇为深入,早已经不再是十多年前只着迷于施特劳斯的轻快舞曲了。然而,新年音乐会更多的是一种符号,它无须有多高深的音乐内涵,仅仅是一场轻松的沐浴,让人们以愉快的心情迎接新年的到来。就算是相对来说以内涵著称的柏林森林音乐会,最后一曲也一样是疯狂的《柏林的空气》,现场气氛还比拉德斯基进行曲出格多了。因此,古典的菜鸟也无需为大虾们不过是19世纪的流行音乐的评论感到不安,只要大家很快乐,那便是达到了目的。

     

    86岁高龄的乔治·普莱特第二次执棒新年音乐会。必须要说,普莱特可能是新年音乐会这些年最棒的指挥。他对舞曲极强的弹性处理,以及对乐团的紧密控制,我感觉这15年来是无人出其右。奥地利作曲家的舞曲,或许由生性浪漫的法国人来指挥,会显得最为适合。

    ......

     

     

  •  

     

     

     

    读了好久清代袁枚《随园诗话》,我一下子读到了诗意的生活和生活中的诗意。

     

    《随园诗话》中有诗歌的分散,解读前人人生机遇的变化;有诗人和诗歌流派的理解;有谈论诗歌的创作手法……读袁枚诗意般的文章,敬佩其学识渊博,是他对生活和诗文的感受。如果把他的文章当成一种知识来读,则未便能读出所有的深义。其实,他对诗歌的见解也会触动我对生活的感悟,他说的不仅是诗歌,也是生活。

     

    ......

     

     

     

     

     

     

  • 2009年11月16日

    细雨无期 - [信手涂鸦]

     

    灰色的天空里,下起了绵绵细雨。

    走在古城高高低低、幽幽暗暗的石板路上,体会着心的旷远、幽芜,不经意间,放飞了心絮。在这寂寞的境界中徘徊,凝神倾听,听不懂青鸟的夜乐,听不见康河的梦呓,听不出鸟翅的飞声。

      又是一番秋意!濛濛的细雨,拍打着街上稀疏的行人,似漓沥着秋中待眠的梧桐,连缀着遮掩了天际外的山山水水。那雨声在急骤之中,有零落萧疏的况味,连着阴沉的气氲和雨的倾诉,在我灵魂的耳畔私语:逝者如斯,滴滴浸痕。

      我原来无欢的心境......

     


  • 2009年11月11日

    陶醉的青瓷 - [信手涂鸦]

     

    陶醉的青瓷,在我手中柔软得如同你的皮肤…... 

     

    这句话,是我多年前发在一个论坛里的帖子,晚上在我的文档里翻阅时,看到了这篇帖子,是《周渔的火车》,是关于电影《周渔的火车》的观后感(可参见这篇日志 http://www.blogbus.com/ai123-logs/1658198.html)。所以,更确切地说,这句话是电影里的台词。记得当年这篇帖子发在论坛里的时候,版主加了精,有很多的网友回复,多是溢美之词,但让我高兴了好几天呢。

     

    不知是哪时养成的坏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