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几年来,我很少看日本电影。在闲逛一个吉他论坛的时候,偶然看到有人推荐这部《狗狗与我的10个约定》的日本电影,推荐的理由是里面讲到了从小开始学习古典吉他的名叫星进的小男孩,去了巴黎,终于也成为了职业吉他演奏家。凡是弹吉他的人,特别是古典吉他的人,对于古典吉他的人和事是特别敏感的。所以吉他之友的推荐,我看了这部电影。   

    然而真正让我感动的不是古典吉他,而是这只名叫索克斯的狗狗,以及它的10个约定。人与动物之间也是有着真情的。十四岁少女齐藤明莉生长在北海道的函馆,爸爸祐市在医院里工作,妈妈芙美子温柔贤惠。明莉每天都过得很快乐,要说不顺心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爸爸工作太忙,老见不着他。

    ......

     

       

  •  

    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生张腾跃荣获第6届美国GFA国际青年吉他演奏家大赛6月27日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结束,附中学生张腾跃(17岁)荣获青年组(18周岁以下)第一名。指导老师:中央音乐学院陈志教授。

     ......

     

     

  •  

    圣桑:"音乐能说出非语言所能表达的东西,它使我们发现我们自身最神秘的深奥之处。"艺术从来都是痛苦的结晶,或是身世,或是精神的痛苦,才使得艺术在心灵的磨砺淘洗中得以升华而变得神圣、高贵而高尚。

     

    我们爱说高尚,不爱说高贵,以为高贵是资产阶级或者贵族的专利。其实,没有精神上的高贵和境界上的神圣,人是高尚不起来的。《弥赛亚》,是亨德尔历经苦难之后倾注全部热情创作的一部清唱剧。这部作品的第二部《哈利路亚大合唱》,表现的是耶稣遭受的苦难和复活。这里融入了亨德尔自己的情感和经历的影子。亨德尔在这之前曾经破产贫穷如洗,病倒半身不遂;在这之后更有双目失明的悲惨境遇。 

    我没有听过《弥赛亚》 的全剧,只听过其中的"广板",真是百听不厌。那种清澈动人的旋律,让人感到只有来自深山未被污染的清泉,或者来自上帝手中为我们洗礼的圣水,才会这样的 透明纯洁,能把我们尘埋网封的心滤就得明朗一些。有的音乐是一种发泄,有的音乐是一种自言自语,有的音乐是一种浅吟低唱,有的音乐是一种搔首弄姿,有的音 乐是一种卖弄风情……亨德尔的这一段"广板"是来自天国的音乐,是来自心灵的音乐,她可以让人的心灵美好崇高,她可以让人面对躁动、喧嚣和污染保持一份清 明纯净。 

    ......

     

     

  • 2010年04月30日

    很有情调的音乐 - [余音绕梁]

     

    不知道什么歌名,反正听上去觉得很惬意的那种音乐。

     

     

  •  

    这首曲子是安吉尔的父亲塞拉多尼奥·罗梅罗的作品。安吉尔已年届六旬,想不到越老功力越深,弹得真是得心应手,让人拍案叫绝!

     

     

  •  

    这是1959年巴西电影《黑色奥菲欧》中的主题曲《黑色奥菲欧,由小提琴大师帕尔曼演绎。如泣如诉的音乐,让人感动不已。

    我能弹这支曲子的吉他改编版本,是我弹得很多的曲子,百弹不厌。

     

     

  •  

     

     

    过去的一年,我的触角急速向音乐世界探寻,在世界的两头各听了最顶级乐团的演奏,计算机里的音乐资料也飞速膨胀,从巴洛克时代的巴赫、亨德尔,到几乎现代的布里顿、科普兰,都有涉及得颇为深入,早已经不再是十多年前只着迷于施特劳斯的轻快舞曲了。然而,新年音乐会更多的是一种符号,它无须有多高深的音乐内涵,仅仅是一场轻松的沐浴,让人们以愉快的心情迎接新年的到来。就算是相对来说以内涵著称的柏林森林音乐会,最后一曲也一样是疯狂的《柏林的空气》,现场气氛还比拉德斯基进行曲出格多了。因此,古典的菜鸟也无需为大虾们不过是19世纪的流行音乐的评论感到不安,只要大家很快乐,那便是达到了目的。

     

    86岁高龄的乔治·普莱特第二次执棒新年音乐会。必须要说,普莱特可能是新年音乐会这些年最棒的指挥。他对舞曲极强的弹性处理,以及对乐团的紧密控制,我感觉这15年来是无人出其右。奥地利作曲家的舞曲,或许由生性浪漫的法国人来指挥,会显得最为适合。

    ......

     

     

  •  

        这是一张无需再过多介绍的经典唱片,对于吉他魔王巴利奥斯来说,他能够在逝世半个世纪之后重见天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威廉斯的努力。他不仅搜集和整理了大量乐谱资料,还录制了这样一张无比精彩的专题唱片。它对于人们欣赏巴利奥斯的作品似乎有着指导书般的意义,《大教堂》、《圣景之梦》、《蜜蜂》、《悲伤的肖罗》、《朱莉亚·佛罗里达》……有幸被选进这张唱片的作品都一举成名。同时,这也是斯摩曼吉他的一次完美表演,对这位制作家、对这位作曲家,人们似乎 都相见恨晚。

     

        约翰·威廉斯的演奏风格虽然不是我最欣赏的,但他那行云流水般的技巧却是我无比仰慕的,听他的演奏终究是一种享受。